<label id="jodrs"></label>

  • <button id="jodrs"><acronym id="jodrs"></acronym></button>

    1. 曾建平校友:三十二年,只為一“報”-廣東輕工職業技術學院
      導航關閉
      其它
      云南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名師工匠 > 正文

      曾建平校友:三十二年,只為一“報”

      發布時間 2018-06-26 19:34:44

      個人簡介:曾建平,廣東澄海人。1985年調入汕頭大學,在校報編輯部工作至今。從事美術設計、新聞攝影、文字采寫和編輯出版等工作,現任《汕頭大學報》主編、校報編輯部主任;現為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攝影家協會第6屆理論委員會委員、中華美學會會員、廣東高校校報研究會副理事長;出版《思辨新視角》(合作)、《走出象牙塔》、《南國大觀園》、《陳慈黌故居建筑藝術》、《中國文科學報當代化研究》(合作)著作,主編和設計《那些年,金鳳花開》;論文和版面設計作品等曾多次獲得國家級、省級一等獎。


      只有河東,沒有河西

      “三十年河東,沒有河西”。這是在《汕頭大學報》創刊30周年回眸一書的《后記》的一句話。原來,于1985年進入汕大工作的曾建平,在“河東”整整干了32年,至今沒離開過校報。

      曾建平到汕大時剛剛碰上汕大校報創刊,學美術和攝影專業的他到校報編輯部之后,版面設計、新聞攝影以及文字采寫等“半媒體”的活就全是他的了。

      在十幾年前,曾建平用的相機還是傳統的膠片相機,這就意味著每一次拍攝之后,他都要把照片給沖洗出來。然而,沖洗照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需要把膠卷送去擴印店,完成沖卷、挑選、擴印、再挑選放大等一系列程序后才能拿到最終的照片,而這些復雜的程序是無法在一天里完成的。汕大處于市中心13公里外的郊區,當年的交通極其不便,只有一個鐘一班次的一路公交車。“我們都知道,新聞具有很強的時效性,所以很多時候外媒都催著我要照片,幾乎每次我都會騎著自己的摩托車去沖洗照片。”曾建平回憶道。為了不占用太多白天工作的時間,曾建平大多數是利用晚上的時間去辦理這些公事。

      然而,32年來幾乎重復相同工作的他,工作熱情絲毫未減。有時負責編輯和設計好學校的一本畫冊或是一本書,需要十多二十天以上每晚熬到凌晨一點才能把工作做好,但對于這些工作,他只是默默地付諸于行動,從不刻意跟別人說什么,也從不喊累,不抱怨。“曾老為人很‘雅’,為人處事都很實在,厚德做人。他雖然是主編,但很多任務他都是親力親為。自己能完成的事,他絕不推脫給別人,所以在學校里經常看到他東奔西走地去完成校園新聞的采編。”去年剛畢業的汕大記者團采訪部部長羅嘉雯談起了自己眼中的老師。從她眼中,我們同樣能看到這樣一個用行動干實事的曾建平。

       

      曾建平拿著為李嘉誠拍攝的作品與李嘉誠合影 

      挑戰再大,自有良方

      隨著印刷技術和傳播手段的發展,校報在技術層面上也發生了不少變化。《汕頭大學報》經歷了鉛字排版、膠版印刷、小報改大報、彩色印刷到現在的報網合一時期。

      曾建平說起最原始的排版鉛字印刷的不足之處和當時他們創辦校報的困難。“鉛字印刷是多少個字就放多少鉛印的,文章改動不能太大,改動一個字,我們就得重新排版。”在膠版印刷時期,雖然比鉛字印刷先進一些,但它還是原始的印刷。問起現在辦報的困難時,曾建平表示,現在汕大校報編輯部人力大部分投入到官微和其他的網絡宣傳上。校報編輯部的功能已不僅僅是做校報,同時也延伸到官微等學校媒體。顯然,紙質校報的發展已經受到了威脅,正如曾建平所說:“我們現在用手機APP就可以閱讀新聞,所以校報的發展面臨夕陽產業一樣的困境。”對校報編輯部人員來說,要求更高、挑戰更大了。

      對于高校校報如何解脫困境,曾建平有他的“秘方”。去年11月,曾建平作為廣東代表在首屆中國高校傳媒發展高端論壇中發言,他談到提升“版面顏值”是校報自救的一種好方法。他說,在版面設計上要具備7個“+”:“+”大圖片,圖片的直接性和視覺沖擊力符合當今讀圖時代的需求。“+”雜志化是整合諸多新聞要素和視覺元素,使其加入了雜志設計風格。“+”模塊化是便于操作版面,簡約、明朗的版面也是一種時尚。“+”形式化是根據內容來決定版面的形式美,具有獨特魅力。“+”網味是利用微博、微信的版面效果,與新媒體“接軌”,“討好”讀者。“+”專題是把校報周期長的短處轉化為專題深入報道的長處。最后“+”空白是放松視覺,調節閱讀節奏、均衡版面。

      曾建平說“我們提倡設計誘導閱讀的辦報理念”,校報新聞的內容在新媒體時代無法講時效性。前一刻發生的新聞,下一刻官微和其他網絡媒體就報道了。校報唯有在“深度”、“力度”和版面設計上,加強深度報道。

      30多年來,無論是紙質報紙還是數字報紙,無論是他的職務或者職稱都發生了變化,但曾建平仍不忘初心,一直走在校報的路上,用他的筆尖和鏡頭一直記錄了汕大的成長歷程。

       

      (李嘉誠先生為曾建平“李嘉誠基金會杰出服務獎”)

      大記小記,匠人凡心

      在汕大記者團里,相對于“曾老師”這個稱呼,小記們更喜歡喊曾建平為“曾老”。

      在小記眼中,曾建平性格開朗,為人親切,所以彼此之間相處得很和諧。“曾老平時喜歡跟我們小記們說話聊天,不管是幽默輕松的話題,還是學習和生活的瑣事,或是學校建設、社會上的熱點新聞和話題,我們都會聊一下自身的想法,交流彼此的見解。他也很關心我們平時學習和生活的狀態,如果遇到什么困難,他也會想辦法幫助我們。”羅嘉雯說道。

      在培訓新聞寫作方面,曾建平比較少講寫作的基本概念,但他會建議小記者們上網查閱各種寫作體裁的概念和特點。“我主要用我平時收集的具有典型性的正反兩方面的實例跟他們講,讓小記者們有直觀和實戰感,這些問題也是他們在采訪和編輯中常出現的問題。如果泛泛而談,沒有針對性地指導,收到的效果不大。另一方面,我教他們學習的方法,教他們如何在網上和生活與學習中收集資料、利用資料;如何借鑒、利用‘抄襲’、‘改裝’別人的好東西變為己有,為我所用。這樣進步就很快。”這是曾建平培訓小記者的方式。

      曾建平除了手把手教小記者們如何編輯和排版外,還鼓勵小記者們多寫多拍,積累好作品,積極推薦他們的作品去參賽評獎。羅嘉雯表示,“曾老不怕吃虧,不爭明為利,總是樂于奉獻自己。無論是校內同事還是我們小記者讓他幫忙,他都會欣然答應,寧愿自己辛苦一點,也不會推辭別人的求助。我在校報期間,也經常請教曾老有關攝影和版面設計的知識,他都會很耐心教我。我的新聞攝影獲得2014年度全國高校校報好新聞評比一等獎,就是曾老推薦的。”

      這份喜歡,這份熱情,已陪伴曾建平在校報的道路上行走了32年,度過了11680個日夜。這份簡單的“匠人凡心”,在未來的校報路也將一直陪伴著曾建平。



      記者:陳芷嫚、王柳婷、吳華娣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稿件刊登在校報226期